【文野】爱伦坡梦境奇遇记


     

爱伦坡中心
北美组合

组合分裂,人心惶惶,不可终日,爱伦坡对此并无太大反应,反正他与他们除了工作并无过多交集,他还沉浸在乱步先生认可他的巨大喜悦当中,没个个把月缓不过来。

按理说,接下来的剧情该是化鼓励为动力夜夜爆肝三千万。乱步先生:“你看,他下笔多神啊。”

虽然,坡是这么想的。

现实是,他最近遇了点小麻烦,他下笔如有神,真的神:上帝耶稣、丘比特、玉皇大帝、如来佛……内容极度扯淡,毫无逻辑,读起来就像个笑话。
坡越看越心里越窝火,想找人试阅,又不敢拿给乱步,他悄悄叫来路易莎,路易莎:“……那个,虽然这么说很失礼。”她颤抖着推...

【文野陀思】总想搞个大新闻

短打,小甜饼。

本篇剧情纯属扯淡和漫画后续没一丁点儿关系,各位图个乐呵看看就好。

号外!号外!横滨快报:陀思妥耶夫斯基进局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港黑武侦普天同庆。
        怎么?刺不刺激?惊不惊喜?

        不。

     ...

【卢梅】所谓登峰造极的艺术

和亲友的换粮,周四基佬真难写,这大概就是个友情向。

逻辑混乱,文笔喂狗。

cp卢克x梅迪

(我还是改了标题还在结尾加了一勺糖,虽然强行点题,但也是糖)




又是一轮皓月当空,群星璀璨。

夜幕下的小镇灯火通明,大街小巷人山人海,四处洋溢着节日热闹的气氛。听说今天是这镇上一年一度的艺术节。梅笛自从打听完这个消息后就一直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躁动不安,无论是在下榻的旅馆墙上挥毫泼墨,还是要爬上屋顶引吭高歌,尽管被卢克尽数拦了下来,梅笛的喜悦之情也能溢于言表,像被浑身撒了痒痒粉一般合不拢嘴。

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。

街上随处可见的色彩斑斓的油画,工艺精湛的摆件,古香古色的木艺品……还有空气中时不时传来格式各...

来作死立个flag,内含抽奖点文

如题的来作个死

作为一个净喜欢万年冷配角的人表示――爱伦坡真的是亲爹不亲,太太不爱,连第二季组合官图上都没有他!我一直觉得这季是演不到了,结果看了进度和微博,好……好像差不多???如果这季有坡出场的话我就自割腿肉码个完整的故事,讲真这个tag里就没出现过坡的粮!!!!对我来说连表情包都是粮!!!好吗?!

如果有坡的戏份,我就回来在这条评论下随机抽一位小可爱的点文,cp你定,想看什么风格的,甜的,虐的随便说,带梗来也随意,文笔大概就我那两篇太宰那样了,放个链接看看能否接受吧。

http://ftjef.lofter.com/post/1cffedde_bc7e570
http://ftjef...

【文野太宰】陪你走到七十岁

上篇太宰的后记

依旧没有苏,也不谈恋爱

大概不会是各位姑娘想象的粮

前篇 《尽我所能的爱你》:http://ftjef.lofter.com/post/1cffedde_bc7e570


后记:


日子终是平淡的过去了,一晃眼就是几十年。


————


这期间横滨大大小小的事故就没断过,和你却没有一点关系,这不是你操心的。门外的世界有太宰,家里的事务你打理。


这么多年,你们早已结婚同居。


那天,太宰一大早便给你打电话,吵醒还在睡梦中...

【文野太宰】尽我所能的爱你

没有苏,不是篇为了苏而生的乙女
太宰后半部分大概ooc
时间比较仓促,来不及二次检查,如有语句不通逻辑混乱还请见谅

“滴答”
  ……
厨房里水龙头的滴水声在空旷的房屋中被无线放大,蜷曲在沙发上小憩的你从浅眠中转醒,眨几下眼,待视线不再模糊,你抓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按亮屏幕:

“19:54”

刚睡醒的眼睛还受不住屏幕亮度的刺激,你不禁眯了眯眼。

“没想到睡了那么久……”你轻声喃喃道。

“嗯?”

滑动解锁后你才发现手机里的数十个未接来电,均来自你的男朋友:太宰治。

你有午睡时手机打静音的习惯,虽然这个点想来再叫午睡也牵强。

既不响铃也不震动,你自然不会听到,翻来最新一个消...

【联文】公寓酒会

我真是有病……
一切ooc都归结于酒,酒的锅!我不背!

群里脑洞,联文写着玩,跟tag没啥关系,捎带着。

诸葛清草回了趟老家,再回来的时候抱了一大坛子,上面贴着“酒”。
其实草草不会喝酒,可她就想体会一下大家一起划拳喝酒的江湖豪情,向师傅讨来兴冲冲的蹿回合租房,挨个敲门:
“哎,你们今晚有没有空啊?”

☻…☺…☻…☺…☻…☺…☻…☺

“什么?”梨央知道这姑娘一向脑回路和常人不大一样,不知道她今天又想闹什么幺蛾子。
“就是大家都聚一聚,喝点小酒,一起加深感情~呀~”草草整个人都在荡漾。
“好”梨央想也没想,她最不怕热闹。

“绯绯,来嘛~来嘛~”草草死赖在门框
“……”绯芭不是很想说话
“嘤嘤嘤”呆毛...

早上好!

    抑制不住少女心发病的产物......


    清澈的阳光滑过厚重的窗帘,循着细缝溜进房间,调皮的闹醒了熟睡的少女。

    迷迷瞪瞪的清醒过来的你想要活动一下睡得酸痛的四肢,谁知自己的腰被一只臂膀压的动弹不得,宽厚的掌心隔着薄薄的被褥传递着温柔的气息,温热的体温和清冽的香水味扰乱了你原本就不太清明的大脑,揽在腰间的手骨节分明,圆润的指尖涂抹着妖艳的甲油,感受到那臂膀带来厚重的让人安心的重量,心底满满溢出的满足...

和隔壁欧审玩了问卷,第五问被强行喂了大块玻璃渣(X)

关于第三问,婶婶在现世工作是画本的画师,请想象一下在本丸疯玩后的截稿【噫】

 @HARE野兔 

© 缇紫藤 | Powered by LOFTER